第7章 第7章(1 / 1)

楚遥对老实人很满意,但除了这件事以外,她还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,她挥手说道:“那我走了,你也回去吧。”

解决了最重要的事,她再见到付晨和楚莲就能忍住不揍人了。

俞铭赶紧拦住她:“我回去骑自行车,我送你回家。”

他又不傻,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让未来对象自己大晚上的回家啊。

楚遥摇头:“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,暂时不回家。”

她还得去公安局找公安同志帮忙呢,她可没忘记大爷爷要做的事情,说不定等她带着公安同志回去,能正好把二赖子抓个现形呢。

俞铭赶紧说:“我陪你去公安局,我这就回去推自行车。”

说完这话,他撒腿就往家属院跑,即将要有对象的男同志,浑身是劲!

楚遥看着新出炉对象的背影,眨了眨眼睛,心里更满意了,她都已经做好老实人是那种碰一下动一下的人,但现在看来,多好有些出乎她的意料。

……

俞铭蹬着自行车问:“楚遥同志,你要去哪?”

楚遥晃悠着腿:“去公安局,对了,咱俩都要处处对象了,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吧。”

“楚遥……”俞铭顿了一下,继续问道:“你去公安局做什么?”

处对像就奔着公安局去,

恐怕除了他俩再没有别人了。

楚遥格外淡定的说道:“哦,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我家进贼了,我找公安同志帮忙……”

“唉唉唉,你慢着点,小心摔了。”自行车一晃,吓的她赶紧抓着俞铭的衣服说道。

哎,老实是老实,就是不太稳重啊。

俞铭回头看她:“你家进贼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都进贼了,为什么他未来的对象还能这么淡定?

楚遥眨了眨眼睛,实话实说:“今天晚上,等咱们带着公安同志回去,应该能正好抓个现形。”

俞铭愣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,再加上楚遥是为什么找他的,脸色立马就变得很难看:“你们大队长呢?”

楚遥已经气过了,所以她能保持冷静:“我们大队长是楚莲的爹,楚莲和我现在的未婚夫搞在一起了……”

她把事情从头到尾叙述一遍,最后还说道:“明天我娘就来了,我娘会帮我解除婚约,然后要赔偿,哦,工作就是赔偿。”

虽然婚事不成,但之前说好的可不能反悔,这是对她这几年的赔偿。

俞铭:“……”

他憋了半天,最后说出一句:“他们真是太恶心人了,不如我陪你一起回去吧?”

楚遥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那不行,在解决我和付晨的婚约之前,你暂时不能露面,再等一天。”

她找对象,是为了避免发生像今天晚上这样的事情,找老实对象,则是不想在遇到像付晨这么恶心人的。

而且她娘来一次也不容易,正好趁着她娘这次来了,一次性把解除婚约和处对象的事都解决掉,也让她娘看看人。

作为一个暂时还不能露面的未来对象,俞铭只能送她到公安局,然后看着她带公安离开,而他自己……

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!

“你这个对象不错。”公安同志看了一眼后面,笑着说道。

楚遥抿唇:“他就是比较老实。”

找个老实人做对象真是太好了,不止听话,而且体贴。

公安同志:“……”

那这个老实和他想象中的老实有些不一样啊。

……

按照楚遥的要求,公安同志守株待兔,消无声息的抓了翻墙而入的二赖子,又消无声息的离开,嗯,等明天受害人的家长来了在处理。

于是,一晚上都没有等到消息的楚大爷爷和楚振国再次登门了,他们看着穿戴整齐,背着军绿色书包的楚遥,两人眼里是同样的震惊。

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楚振国下意识问。

楚遥抬起头,语气欢快的说道:“我去车站接我娘,昨天我就告诉你们了呀。”

楚大爷爷瞪了一眼说不到正点上的楚振国,自己问:“遥遥,我听大队里有人说最近家里遭贼了,你这几天听见动静没有?”

不能把时间限制的太死,不然楚遥这孩子会怀疑的,他从来不会低估文化人的脑子。

“大爷爷,这事你们都知道了呀。”楚遥瞪圆眼睛,捂着嘴震惊的说道。

楚振国和楚大爷爷:“……”

他们知道什么事了?他们只知道二赖子的事呀,难道还有他们不知道的事?

不等他们询问,楚遥继续说道:“昨天半夜我家里真的进贼了,当时快把我吓死了,幸好我有个同学认识公安同志,恰好那个同学昨天半夜有急事找我,她家里人不放心,就是那个公安同志送的她。”

“等一下,你的意思是,半夜来你家的贼,被公安带走了,那你知道那个贼是谁吗?”楚振国打断她的话,不敢置信的问。

楚遥理所当然的摇头:“不知道啊,我当时都快被吓死了,全靠公安同志反应快啊。”

确定人被公安同志给带走了,楚大爷爷立马就不行了,他捂着胸口坐在椅子上,另一只手指着楚遥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楚振国也快被气死了: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你怎么没通知我呢,咱们大队里一个人都不知道,人就被公安同志带走了,你有没有为咱们大队想过,有没有一点集体荣誉?”

他们大队的人已经偷窃被抓走了,他已经能预料到迎接自己的是什么了,毕竟在他的带领下,大队竟然出贼了……

楚遥缩了缩脖子,瘪着嘴委屈说道:“楚大伯,被抓走的是贼,又不是咱们大队里的人,你这么担心做社么么。”

楚振国:“……”

看着一脸的委屈的楚遥,他也说不出话了,难道让他说他知道做贼的是谁?可算了吧,这个时候他把自己拉出来还来不及呢,怎么可能往里跳。

只不过万一二赖子在公安局说点什么,那楚大爷爷可就危险了……

然而楚遥的话还没说完:“楚大伯,我要去接我娘了,到时候我们直接去付家解决婚事,你问问楚莲,她是也去付家,还是让付家来咱们大队?”

楚振国没明白这话的意思,下意识反问:“付家来咱大队干什么?”

楚遥皱眉说道:“当然是来说付晨和楚莲的婚事啊,楚大伯,你回去问问楚莲吧,这事得赶紧,可千万别让人摘了楚莲的桃子。”

楚振国:“……”

都这个时候了,他哪里还顾得上楚莲,再说了,要是真让付家人来了大队,那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楚莲拆散了楚遥和她未婚夫……

咳咳,虽然现在谣言也不少,但他还是想留着最后一层脸啊。

“我让楚莲去付家。”楚振国有些尴尬的说道,但就像楚遥说的那样,这事要是让别人摘了桃子,得把人气死,毕竟还有一个工作呢。

想摘桃子但却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楚大爷爷:“……”

看着楚遥径直往城里走的背影,楚振国和楚大爷爷都沉默着没说话,过了许久,楚振国才开口说道:“大伯,二赖子的事情”

“二赖子的事情你和我说干什么,我都一把年纪了,和年轻人不熟。”楚大爷爷拄着拐杖打端他的话,然后拄着拐杖摇摇晃晃的走了。

楚振国瞬间就明白这话的意思了,他嘴角抽了抽,看着楚大爷爷佝偻的背影,心里只有一个感觉:人老成精!

……

楚遥到火车站没多久,就看到两个熟悉的人影,她赶紧踮起脚招手:“娘,顾叔。”

“遥遥,你可受委屈了。”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,冯芸眼眶瞬间红了,自从改嫁以后,她和女儿离得远了,见的自然也变少,再加上楚家的那群老古板……

越想她越难受,最后没忍住抱着女儿哭:“遥遥,都是娘不好,娘眼瞎给你挑了那么一个未婚夫,你放心,等把婚事解除了,娘给你找一个更好的,这次娘给你找一个老实听你话的。”

楚遥赞同点头:“娘,我也是这么想的,咱俩真是有默契。”

老顾:“……”

不愧是亲娘俩啊!

冯芸抱着她哭了好一会,最后还是顾叔提醒该去付家了,冯芸才艰难的止住哭。

路上,楚遥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亲娘,尤其是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,告状她是认真的,绝对不可能吃这种亏,一点也不行。

随着她的话,冯芸和顾叔的脸都沉了下来,尤其是冯芸,直接就说道:“楚家的人可真是不要脸,为了有个城里的女婿和工作,是不择手段啊,无耻。”

楚遥安慰亲娘:“娘,你别担心,这事我可没吃亏。”

有二赖子在公安局,楚大爷爷短时间之内不敢做什么,而城里和楚山大队都是付晨和楚莲的谣言,这两家短时间也不敢出幺蛾子,甚至付家还得乖乖给她一个工作……

再加上她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老实对象!

很好,毕业结婚工作,她这样也算是完成了目标,虽然换了个对象,但……

殊途同归!

最新小说: 我老公总是英年早逝留下遗产 秣陵雪 滚!我才是她唯一的爸 女侠四十岁 竹马听说我想嫁人后 掌中娇珠(重生) 明月出天山[八零] 末日后的世界怎么看都很正常 我的皇帝我的王[秦] 全世界为位面垃圾疯狂[快穿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