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第 5 章(1 / 1)

下午的时候阮夏也没事干,就帮着周爱娟处理她挖的野菜,这个时候可以吃的野菜挺多的。

“马齿苋可以凉拌,也可以腌制成咸菜,不管是配粥还是窝窝头,都可好吃了!”

晚上吃饭,周爱娟就做了一道凉拌马齿苋,放了她自制的辣椒,酸酸辣辣的很是开胃,阮夏喝了好几天没滋没味的红薯粥饭也变得有滋味了。

第二天

大家忙完之后回家,王满霞特地拉着周爱娟的胳膊到一边,“李秀娣在村里说你们在给夏夏谈婚事,和那个何知青的,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咋回事?”

其实王满霞说的委婉了,大家传的是大队长家拿何知青救人的事,逼着让人娶阮夏。

“什么谈婚事,我怎么不知道,我去找她,好好问问她从哪听说的!”周爱娟听到的时候气的不行,商量婚事,她这个当事人之一怎么不知道。

找到李秀娣的时候,她正好在那给人说,“我都听说了,大队长家闺女要跟那个何知青了,听说啊,是阮家逼着让娶的!”

周爱娟听了直接站出来,“李秀娣,你从哪听说的?”

李秀娣看到周爱娟出来,还有点被抓包的心虚,“没,没听说。”

“地里的活没见你干多少,背地里编排人每次都少不了你,下次再让我看到乱喷粪,我可饶不了你那张嘴。”周爱娟可不会看她心虚,就跟她客气。

李秀娣听了脸涨的通红,也来了气,“编排?我可不是胡说的,我是听你们阮家人说的!”

周围几个妇女都在旁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。

“阮家人说的,谁啊,你告诉我,我倒是要去问问他,他为啥要胡编乱造!”周爱娟叉着腰站在那,气势上就压了李秀娣一头。

“你大嫂说的,说的像模像样。”李秀娣直接把张文萍供出来了,反正她们平时交情也就那样。

“呵,她说什么你就信,她让你去吃大粪,你去不去?”周爱娟继续怼着李秀娣,没打算轻易放过她。

“那我肯定不去……欸,你咋这样呢?不是都告诉你是谁了吗?”

“知道大粪不能吃,咋就不知道话不能乱说?下次再让我听见你乱喷,信不信我给你摁茅坑里?”

周爱娟眼神狠厉,吓得李秀娣不敢吭声,等人走远了,才小声道:“我也不是乱说,那不是你们自家人说的?”

阮夏在家里,突然有个婶子跑来,说她娘周爱娟和别人吵起来了,阮夏怕周爱娟吃亏,赶紧就往这边赶。

“娘,你没事吧?”阮夏怕跟人打起来周爱娟吃亏。

“我能有什么事,要有事也是别人有事!”说完瞪了一眼李秀娣。

知道是张文萍作的妖,母女俩也不再跟李秀娣废话,周爱娟直接让人去找阮国胜,她则和阮夏直接找到阮家老宅。

“张文萍,张文萍,你给我滚出来,亏你还是个长辈,哪有长辈想坑死小辈的,给我滚出来!”

周爱娟毫不避讳,直接在外面喊张文萍,阮夏则配合着一脸委屈的抹着眼泪。

前后邻里自然都听到周爱娟的喊叫,都出来看热闹来了。

张文萍还没出来,阮国强倒是先出来,一脸窘迫,“弟妹,你这干啥,多丢人,有啥事进家里说不行吗?”

“丢人啥,张文萍说那些话,她都不嫌,我嫌啥丢人!你叫张文萍出来!”

阮国强看劝不了,只好回家去叫人。

阮有丰坐在堂屋一直骂着,“看看老二娶的好媳妇,把我们阮家的脸都丢光了!”

他要面子,要不早出门去当着面骂周爱娟了。

周爱娟不在,张文萍在,阮有丰听见周爱娟一直在那喊张文萍,怒气就转移到张文萍身上。

“老大家的,你干了啥事,你自己担,现在全家都跟着你丢人!还不赶紧出去,把她们给打发了,丢人啊!”

张文萍被说的脸色涨红,只能硬着头皮出去。

一出门,就是周爱娟劈头盖脸的质问。

“张文萍,我问问,我和国胜是不是得罪你和大哥了,你要把账算在夏夏身上?”

外面一群看热闹的村民们,不等张文萍说什么,人群里就有人讨论,

“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,当初阮家分家,就独独把大队长给分了出去,啥都没给,就给了个小破屋子。”

“啥,我还想着是大队长发达了,自己分出去的呢!”

“什么呀,大队长是那样的人吗?那时候大队长还不是大队长呢!”

“那阮家真不是人啊!”

“额……你这样是不是把大队长家也给骂了?”

那人挠挠头,然后道:“哎呀,都知道我骂的谁,再说,大队长不是已经和他们分家了,不算阮家!”

因为阮家分家早,村里现在没多少人知道当初的事,现在一闹,大家伙都知道了。

本以为大队长是自己发达了分家的不在少数,更有人曾经想着利用这点来举报阮国胜。

阮国强听着那些话,只想原地挖个洞钻进去,真是太丢人了!

张文萍更是没想到,周爱娟这么豁出去的行为,她难道不嫌丢人吗?

“弟妹,看你说的,什么得罪不得罪,咱们都是一家人,有啥事关起门来说,现在,不是让人看笑话吗?”

“要看也是看你的笑话,我可没干啥缺德事,我倒是要问问你,你造谣夏夏这事儿怎么算?”

周爱娟说完,为了表示自己的委屈,阮夏故意哭出了声,抽噎道:“大伯母,我是不是得罪你了,如果有,我给大伯母道歉,都是我的不对,但大伯母不能那我的婚事开玩笑。”

村民里自然也有听说了那些谣言的,看阮夏哭的那么伤心,觉得那些话可能真是假的。

有几个家里有闺女的,最能明白周爱娟的心情,这种最难解释了,你越解释,人家越觉得你心虚。

对于张文萍的行为自然很是痛恨,有胆子大的婶子直接道:“谁要是造谣我闺女,管她是谁,我非把她嘴撕烂!”

一个人起头,好几个妇女跟着七嘴八舌道:

“是啊,嘴太毒了,以前隔壁村,那谁家的闺女,就是被人造谣,差点自杀,要不是后来有人出来作证,不知道出什么事呢!”

“别叫她大伯母,她不配!”

“我看啊,张文萍是得病了,红眼病,看不得大队长家比他家过得好!”

张文萍听着那些话,气的不行,被别人说中她的小心思,更是让她脸色青一会,红一会。

最新小说: 青诡 还我男频人生(女尊) 雄鹰一般的女人不需要谈恋爱 蹈火[港岛恋人1988] 六零年代养娃日常 术式是Cosplay 变身绝世美女怎么办? 作精太太也要带崽 警界新星今天也在狂刷犯罪值 我有一个恶女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