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第 7 章(1 / 1)

秋收进行的如火如荼,阮家的事情不过是茶余饭后随口聊起天的娱乐。

“地里的活差不多了吧?”吃饭时周爱娟随口提起,“今年天气状况不错,应该能有个好丰收。”

“嗯,剩下的活不多,过几天,还要去镇上开个会。”

阮夏对镇上还是很好奇,其实她也想去县城看看,但是没人陪着,肯定没办法去。

“爹,我也想去镇上。”

阮国胜答应的很干脆,“行,到时候一起去。”

茶山村隶属于大皋镇,大皋镇下面一共有五个村子,分别是茶山村,茂山村,大禹村,林上村,河下村。

茶山村离大皋镇不远,也就3公里不到,但阮夏觉得徒步的话自己肯定累的够呛,幸好,村里有一辆公用的自行车,阮国胜骑着自行车戴着阮夏。

刚上路没一会儿,阮夏的屁股都快成两瓣了,虽说走的大路,可这时候都还是土路,路上颠的不行。

阮夏为了转移注意力,转头看着身后渐渐后退的山头,山头翠绿翠绿的,虽然海拔不高,但却给人宁静幽远的神秘感,阮夏好奇,扭头问阮国胜,“爹,咱们村后面的山有名字吗?”

“当然有了”阮国胜骑着自行车,头也不回,“咱们村的名字就是以这座山命名的。”

“茶山?茶山茶山,山上种的有茶树?”

“听说很早以前有,产的茶叶也可出名了,不过后来明明就没落了。”阮国胜说起这个也觉得可惜,“现在山上只剩几颗野生的茶树了。”

“怎么没继续种茶叶?”茶叶从古至今都是出名的饮品,如果茶山种出来的茶叶品质还可以,那销量肯定不用愁。

“种茶树,你总得去买树苗吧,种出来的茶叶,谁买呢?大家都只想踏踏实实的种地,最起码保证吃饱饭。”阮国胜以前也想过,但是大家太穷了,肚子都还填不饱,他一说种茶叶,大家都觉得不现实,没人支持。

阮夏忘了,现在大家都还是集体经济,如果要种茶树,那必定是村里出钱。村里的钱,那就不是阮国胜自己一个人说了算。

但阮夏觉得,既然以前茶山的种出的茶叶能够出名,就证实茶山肯定是适合种茶叶的,只是大家都不愿意冒险。

“我觉得,可以试一试,我们可以先弄一块试验田,先种一小块茶树,看看结果,之后在决定要不要大面积种植。”

“等大家都亲眼看到结果,到时候会不会更容易接受呢?”

阮国胜怔愣了一瞬,“是啊,我怎么没想到。”他之前一直想着给村里创收,却不想步子一下跨的太大,大家都不接受,然后他就备受打击,没再提种茶树这件事。

其实他心里这么多年,一直在琢磨这件事,只是一直没再有啥动作,一是的确没什么有效办法让大家接受,二则是因为这几年一直不太平静。

女儿的话给他提供了思路。

阮夏看阮国胜听进去了,就继续说自己的想法,“到时候可以先请一些专家,测试土壤,气候,然后再根据环境筛选适合的茶树种类。”

“茶树的生长周期较长,到时候,可以买一些成年的茶树,再买一些茶树苗。”

毕竟他们弄实验田是为了让村民们早日看到好的收获,村民们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。

阮夏之所以了解这些,是和她以前的工作的有关,她有个客户非常喜欢茶叶,为了和客户有共同话题,她特地有做过功课。

关于茶叶在各国的起源发展,茶叶从种植到采摘的过程,甚至连茶叶的营销手段她都有了解过。

看着女儿说的头头是道,阮国胜感觉眼前的人那么陌生,明明还是自家女儿的模样。

“夏夏,你怎么知道这些?”

阮夏瞬间顿住,然后有硬作自然,笑了笑说:“之前学校的老师那里有关于这方面的书,我感兴趣,就问老师借来看了。”

阮国胜想了想,夏夏平时是喜欢看书,“嗯,多看点书还是好的,可惜,现在不能考大学,不然,我闺女肯定能考上!”

“会有那一天的。”阮夏说的声音小,阮国胜只听见她嘟囔了一句,没有听清。

3公里的路,骑自行车很快就到了,阮国胜把自行车停到镇公社门口,交代阮夏,“我进去开会,旁边是国营饭店和供销社,饿了就去买吃的,不要跑远。”

阮夏点点头,“嗯,放心吧!”

阮夏看着阮国胜进去,自己才离开,她先去了供销社,周爱娟交代了让她买东西。

她比较好奇这个时候的供销社,进去之后,眼睛这里瞧瞧,哪里看看。

供销社的售货员钟文丽,从阮夏进门就一直盯着她,看她看了半天,什么都不卖,就打算赶人了,“哎,哎,哎,知道这什么地方吗?不买东西就出去!”

阮夏本来已经参观完了,正打算找售货员买东西呢,就被人给下了‘逐客令’。

阮夏看着对方脸上的傲慢和不耐烦,之冷冷道: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这供销社是你家开的。”

“买不起东西就出去!”钟文丽本来不耐烦的表情里夹杂的怒气,“山里的穷村姑!”

钟文丽说完这句话,看见阮夏扭头就走,没当回事儿,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没想到,没一会儿,他们经理带着进来了,边给对方道歉,边斥责她,“小同志,都是我们这位员工的错,回头我们肯定严厉批评她,思想教育也要进一步加强。”

经理也没想到,阮夏年纪轻轻,但思想却不简单,脱口就是主席语录,伟人名言,把小小的一个问题,上升到社会问题,甚至国家问题。

“我刚刚进来不过是多看了一会儿,这位售货员就开始赶人,好像这个供销社是她家开的,这还不算,这位售货员,还看不起农民,嘴里脱口就是骂我穷村姑。”阮夏冷静的描述着刚才的情况。

“刚刚不止我一个人在这,还有其他人,相信那些人都听到刚才这位售货员说的。”

“我被骂不重要,但是她看不起农民,就是思想有问题,没有农民,哪里来的粮食,没有粮食,大家吃什么,喝什么?”

周围几个看热闹的都是村里的,听了阮夏的话,心里都很气愤,平常大家来供销社买东西,售货员的态度就很差,只是大家都敢怒不敢言。

现在阮夏说出来,就有人跟着附和,

“我每次来供销社,售货员都没有好脸色,跟我欠她钱了一样!”

“可不是吗?我买个东西,多看一会儿,都不行,我也是掏钱买的,多看看怎么了!”

一时之间,群怒奋起,经理一看这状况,也有点傻眼了,不是就一个人举报吗?

没办法,只能拉着钟文丽,一个劲的道歉,也知道,这件事导火索是钟文丽,只能说,之后会对她做出处理,给大家一个交代。

打发了群众,就剩下阮夏,阮夏东西还没买,经理亲自带着阮夏,把要买的东西买了,最后还要白给阮夏几瓶罐头,阮夏没收。

本来是阮夏挑的事,虽说是钟文丽的错,但经理对她还是很有意见的,不过在阮夏拒绝收下罐头之后,还是高看了她一眼。

阮夏没想那么多,无功不受禄,她什么都没干,只是给自己出了口气,没道理收那几罐罐头。

钟文丽没想到自己踢到硬板了,她在供销社干的时间不短,刚来的时候,她也是很有热情的,不过随着时间一长,慢慢的热情就消减了。

后来觉得自己的工作是‘铁饭碗’,热情招待和冷眼相对都是一样的工资,自然按她的心情来。

心情好了,看见顾客就笑一笑,心情不好,找人出气也是有过的,不过那些顾客都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,只能自己吃亏。

以至于后来钟文丽越来越猖狂,其实之前也有人投诉过售货员态度不好,不过钟文丽当时只被口头警告了几句,她自然转头就忘了。

有时候,好了伤疤忘了疼,可能是因为伤的不够重,今天阮夏说的那番话,也给了经理一声鸣钟。

钟文丽这次也没当回事,第二天照样,该怎样,还是怎样,经理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钟文丽在怼一个男人。

那个男人穿的破,一眼就能看出家庭窘迫,说话也支支吾吾的,没有底气。

“你说的什么?能不能大点声?”钟文丽一脸不耐烦。

“要,要一罐麦乳精。”

“你买得起吗?”钟文丽听清楚后直接道,“一罐麦乳精可不便宜。”

男人脸色黝黑,只通过耳尖可以看出,男人应该是羞愧的脸色涨红,他没有说话,只从衣服内衬的口袋里,掏出了一大把零钱,可以看出攒了很长时间。

钟文丽点了钱,才从柜台里拿了麦乳精,边拿还不忘讽刺道:“打破脸充胖子。”

男人本就低着的头,又埋低了几分。

这些,经理都看在眼里,摇了摇头走了。

作者有话要说:关于种茶的那些都是作者百度的,请勿深究,谢谢小可爱们!!

最新小说: 警界新星今天也在狂刷犯罪值 我有一个恶女群 还我男频人生(女尊) 青诡 变身绝世美女怎么办? 雄鹰一般的女人不需要谈恋爱 蹈火[港岛恋人1988] 术式是Cosplay 六零年代养娃日常 作精太太也要带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