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第 16 章(1 / 1)

茶树种植时间因地制宜,茶山在春季大概10月到11月期间种植茶树是最适宜的。

现在已经是10月中旬,所以购买茶树必须提上日程,最近大家都在商量去购买茶树的人选。

因为经费有限,最终大家商量着让姜自明和严兴学两个人去,到省城之后,两人可以联系沈永新的师兄,他会带他们找到优质茶树的卖家。

阮夏也想去,但是没办法,还是姜自明更合适。

决定之后,两人就收拾东西出发了。

周爱娟一大早就让阮征去镇上买了猪肉,打算蒸些肉包子,之前沈永新说的话她还记得,知青们但都是吃的大锅饭,裴知青不好搞特殊,她就想着蒸些肉包子,既方便,又扎实有料。

现在天气也转凉,包子还可以多存放两天,吃的话放到锅里一热就可以了,所以周爱娟打算自家也多包一点。

阮夏给打下手,周爱娟打算包猪肉粉条白菜馅的包子,粉条和白菜都交给阮夏给剁碎,猪肉则由阮征来剁碎。

阮夏想起以前在小视频上看过的肉包子教程,建议道:“娘,我们可以把猪肉沫先炒一下,再放到馅料里,肯定更香!”

“行,一会熬猪油的时候再放点猪油渣!”周爱娟手上揉面的动作不停,这些面一会儿还要发酵,所以提前揉好放到热水中静置,会发酵的更快。

阮征胳膊有劲,没一会儿,猪肉就剁成了均匀地肉馅。

周爱娟把提前割下来的肥肉拿出来,准备熬猪油,熬好后,把猪油渣捞出来,夹了一块塞到阮夏嘴里。

阮夏:“好吃!”阮夏吃的摇头晃脑的,周爱娟也看着闺女吃的开心,自己也开心。

周爱娟:“那一会儿给你留点,拌点糖吃着更香!”

阮夏点点头,也拿筷子夹了一块,塞到周爱娟嘴边,“娘,你也吃。”

阮征:“我的呢?”

周爱娟:“一会儿包子熟了吃包子。”

阮征:……这么明显的区别对待,不过他已经习惯了,一会儿吃包子也可以。

等到包子开始上锅蒸,周爱娟让阮征去通知裴援之,“你去喊裴知青,别说包子的事,就说你爹喊他有事,让他来一趟。”

“行,知道了,走了!”阮征风风火火的离开去找裴援之,怕回来赶不上刚出锅的肉包子。

开荒的工作进行的差不多,所以知青们这些天都在知青点,阮征到知青们住的地方没进去,只站在门口喊裴援之。

很快,裴援之就从屋里出来,其他知青也出来,看到是阮征,有几个女知青好奇,“阮征和裴援之平时都没说过话吧?”

赵乾阳直接道:“肯定是大队长找援之有事,让阮征来说的。”

只看阮征就说了一句话,裴援之点点,然后阮征就离开了。

“好像真的是,但是大队长找裴援之有啥事啊?”

“谁知道呢,要不你去问问裴援之?”

“我才不去,要去你去。”

裴援之回宿舍和赵乾阳说了声,就离开了知青点。

何文才看着裴援之离开的方向,知道他大概是去大队长家的。

当初刚下乡的时候,他就不喜欢裴援之,虽然对方很低调,但是裴援之不可忽视的长相,一些小细节里透露出的信息,都在告诉他,这个人不一般。

不过时间长了,发现对方一直可以低调,他也慢慢就不再关注对方,知道前段时间,沈永新的出现,以及那晚裴援之去大队长家吃饭,这些都在预示,因为沈永新,之后大队长和书记都会对他特殊关照。

他一直想得到的,就这么轻易被裴援之得到了。

何文才不甘心,就因为裴援之和沈永新的关系,他做了那么多,最后还是一无所获。

想起之前听到的阮有丰与阮国强的对话,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找阮国强谈谈。

何文才找上阮国强,没有跟他废话,直接问:“有个合作要不要谈一谈?”

阮国强不太明白,他们俩有啥合作能谈的,但还是想听一听,“啥合作?”

“如果成了,我能帮你当村干部。”何文才知道阮国强的心思,说完之后,阮国强眼里就放光。

但他一想,又觉得有蹊跷,“你就一个小知青,我二弟还是大队长呢!”

“你二弟?你确定大队长人你这个哥哥吗?”何文才满脸都是嘲讽的神色。

阮国强脸色铁青,“我们兄弟关系好着呢,你一个外人知道什么?”

何文才知道之后要合作,没再激怒他,只缓缓道:“你们关系怎么样,我们心知肚明,你想当村干部,只有我能帮你,你心里明白,阮国胜是不会让你当村干部的。”

阮国强心里明白,但还是嘴硬道:“你帮我?你怎么帮我?有这本事,你自己怎么不当?”

“我要和你合作,自然要拿出诚意。”想要马儿跑,前面自然要吊上一根胡萝卜。

阮国强不太信他,但又抱着一丝丝期待,万一是真的呢,“你怎么让我当上村干部?”

何文才笑了笑,鱼儿上钩了,“你帮我当上大队长的女婿,我就有办法让你当上村干部。”

阮国强这才知道何文才为啥找自己了,“原来是你需要我帮忙,说什么合作。”

“你难道不想当上村干部?”

阮国强本来扬起的嘴角,瞬间消失,“说吧,我怎么帮你?当初我爹逼着都不管用,我更不行了。”

何文才阴暗的笑着:“那,生米煮成熟饭呢,到时候不想也没办法了吧。”

“是啊,到时候阮夏要是有了,那就更好办了,村干部肯定当不了,正好我顶上。”阮国强一点都不觉得这样背刺弟弟的女儿有什么不对。

何文才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,本来在找上阮国强之前,他还有点担心,现在看来,觉得自己真是找对人了。

两人密谋了一番,决定等一切都准备好,就开始行动。

阮夏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,她最近也没时间关注别人,姜自明和严兴学打了电话回来。

两人语气都特别兴奋,因为沈永新介绍的那个师兄与卖茶树的有些交情,所以给了他们很优惠的价格。

茶树已经从哪里开始运回来了,姜自明和严兴学会留在那里一段时间,跟着学习一些茶树种植的知识。

阮夏知道了也很高兴,这样他们之后种植的工作应该会顺利许多,她觉得自己在种植上估计出不了多少力,就只能想办法,之后若是茶叶制成之后,包装,销售方面多出些力。

茶树只能运到县城,所以需要阮征开着拖拉机去拉回来,阮国胜叫上村里的几个有力气的村民,到时候可以帮忙搬运。

周爱娟也没在家,出门去了。

阮夏一个人在家看书,张文萍突然来了,因为大门开着,对方直接没打一声招呼就进来了。

“夏夏啊,在看书呢?”张文萍一脸笑容,仿佛真的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辈关心小辈。

阮夏不想跟她废话,虽然张文萍不配当她的长辈,但是做的太明显,对她对阮国胜都不太好,就淡淡道:“家里没人,有啥事改天再来吧。”

张文萍自然听得出她在赶人,脸上的笑容也没了,呵斥道:“我是你大伯娘,来看看你,连杯水都不知道给我倒,就直接赶我走。”

阮夏看了张文萍一眼,冷冷道:“谁家大伯娘造谣侄女失了清白?”

张文萍被阮夏看的心虚,但想想今天的主要目的,还是忍了忍,“之前的确是大伯娘对不起你,大伯娘今天再给说一句对不起。”

然后看到堂屋桌上有茶壶,就去倒了杯茶,背着阮夏,倒好后,端过来递给她,“来,这杯茶就当是大伯娘的歉意,你喝了,就原谅我行不行?”

阮夏觉得不对劲,只接过了茶杯,却没有喝,想看看对方到底在搞什么,“既然大伯娘道歉了,我觉得之前肯定是被有心之人挑拨了,我是小辈,怎么能让大伯娘给我倒茶,喝茶就算了吧。”

张文萍连忙摆手道:“不行不行,你不喝就是没原谅我!”

阮夏肯定这茶有问题,于是道:“那这样吧,我也给大伯娘倒杯茶。”说着,就起身去倒茶了,张文萍看着阮夏去倒茶,没一会儿,就端着两杯茶回来,把其中一杯给了张文萍。

张文萍心里只想让阮夏赶紧把那杯茶喝了,没想那么多,直接把一整杯茶给喝了,阮夏看她喝完,也一口一口的喝完了。

张文萍看阮夏喝完,心里才放心,继续假惺惺道:“这代表夏夏你原谅我了,你放心,大伯娘以后肯定不会再犯糊涂。”

阮夏点点头,微笑着道:“我相信大伯娘。”说完之后,起身打算把茶壶给放回堂屋。

张文萍只看到,阮夏快走到堂屋时,脚步摇摇晃晃,然后走到桌子前,就趴在桌子上不动了。

她不放心,还走上前去,喊了几声,“夏夏,夏夏,阮夏。”都没有得到回应,张文萍知道,是她下的药生效了。

然后就扶起来阮夏,张文萍个子太小,人又瘦,阮夏虽然不胖,但个子比张文萍高出许多,张文萍扶着阮夏比较吃力,嘴里抱怨着,“怎么这么沉,走到村东头破屋得啥时候?”

张文萍扶着阮夏,一路上没遇到一个人,张文萍觉得自己头越来越沉,没当回事,只觉得是扶着阮夏的缘故。

快到破屋的时候,张文萍觉得自己眼前好像出现了许多重影,刚走进破屋,张文萍就眼前一黑,彻底晕了过去。

阮夏只觉得扶着自己的手,瞬间泻了力,好在她反应快,才没有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。

阮夏看着晕倒的张文萍,心里一团火,没想到他们这么大胆,直接给她下迷药,她大概猜到了张文萍打的算盘,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何文才的份,阮夏觉得估计和他脱不了干系。

看着张文萍,阮夏把她身上的衣服都给扒光,只留了一个上衣,把她的头给盖了起来。

弄好之后,阮夏没有直接离开,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,果然,没一会儿,就有人来了,是阮国强!

阮夏没想到还有这个好大伯的份,只看他和何文才一起进来,何文才看了一眼躺在那的人,因为衬衫盖着脸,他没多想。

阮国强进来没看到张文萍,没多想,以为她先回家了。

何文才再次叮嘱阮国强,“小心些,之后也不要说漏嘴。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阮国强心想他有那么蠢吗?

“那我就先走了,我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。”

何文才点点头,“走吧。”

阮国强一走,何文才才开始打量地上躺着的‘阮夏’,觉得张文萍还挺贴心,把衣服都给提前脱了。

看到蒙在头上的衣服,感觉有点不对,刚才阮夏穿的是这个衣服吗?当时没注意。

正回想着,就感觉后脑勺被一股力量猛击,瞬间就失去了意识。

阮夏看着躺在地上的何文才和张文萍,把何文才身上的衣服也给脱了干净。

心里想着,回家之后一定要去‘洗洗眼睛’,因为看了脏东西!!

阮夏怕自己刚才给何文才那一下力度不够,正好刚才从张文萍身上搜出来了剩下的迷药,阮夏干脆全喂给了何文才。

之后还贴心打的给两个人摆成了亲密的姿势,只要眼睛没瞎,看到这一幕就知道,这两人铁定有奸情。

弄好这一切,阮夏把两人的衣服都给带走,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给扔了,然后回家,迅速地写了一封举报信,当然是匿名的。

阮国强回家之后,发现张文萍竟然没在家,不过没放在心上,只以为她是去哪家串门去了,根本就想不到,现在和何文才躺在一块。

他和何文才一直在阮家外面等着,看到张文萍扶着阮夏出来,两人才跟在后面,根本想不到阮夏是装晕的,也想不到迷药发作的时间那么巧合。

阮夏也觉得可能恶人自有天收,害人终害己,接下来就让他们自己承受自己种下的恶果。

作者有话要说:后面改了一些剧情,明天见^^

最新小说: 术式是Cosplay 还我男频人生(女尊) 六零年代养娃日常 我有一个恶女群 蹈火[港岛恋人1988] 警界新星今天也在狂刷犯罪值 作精太太也要带崽 青诡 变身绝世美女怎么办? 雄鹰一般的女人不需要谈恋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