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糕点(1 / 1)

沈清檀总觉得,圣上是话里有话,绝不可能只是单纯提醒她。

圣上嫌弃她不够聪明?

没办法,也只能这样了。

她含糊不清地应了声,接着坐回了马车内。

进了沈府,沈清檀来不及和府里的任何人打招呼,急匆匆跑去厨房里找赵姨。

这会儿,沈府用晚饭的时间早已过去,赵姨如她所料,却还在厨房内。

她揉着面团,看似心不在焉的,像是魂游天外。

“赵姨!”沈清檀亲切喊了声,她看过来,面露惊喜。

可左望望,右望望,没看见她身后跟着其他人,喜色渐渐消退,转为了担忧。

“小姐,那丫头是不是……”她及时止住话头,没敢去做不好的猜测。

“她没事,现在正在附近的一家客舍内住着,”沈清檀道,“不过赵姨,我不能再留她在府内,钱管家和爹爹针对这件事,也早就做出了判断。”

赵姨登时局促,张了张口,没说出话来。又停顿几瞬,才惭愧道:“小姐,你都知道真相了啊。”

沈清檀笑笑:“我没觉得有什么,主要是不好反驳爹爹和钱管家,赵姨,对不住了。”

她没敢说,是圣上不让,要是说了,圣上在赵姨的心目中,形象毁于一旦。

赵姨更是惭愧,呐呐道:“是老奴没管教好那丫头,是我们的不是,难为小姐还能找到人,安置好她。”

沈清檀道:“赵姨,你待会要去看望她吗?”

“是该去看看,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”赵姨苦笑道,“小姐,那你奔波了一天,定是不容易,先回房歇息吧,老奴也要回房去收拾东西了。”

沈清檀好奇道:“赵姨,你收拾东西做什么?”

赵姨道:“小姐,让你知道了实情,老奴也没那个脸再留在沈府,思来想去,离开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沈清檀觉得有些突然,急急劝道:“赵姨,可你留在府上也很好啊,到时候她可以在京中找份稳妥的事做,若你不放心,我亲自给她安排,这样你们就能常常相见。”

赵姨摇了摇头:“这京城太繁华,若她不在我眼皮子底下,我不放心,我打算带她回老家,现在老家已经没在闹饥荒了,这么多年来,我也攒了不少银两,可以回去置好几亩田地,过过安生惬意的农家日子。”

沈清檀知道再劝无用,失魂落魄起来。

良久,她吸了下鼻子,委屈巴巴道:“那我以后,可就吃不成赵姨亲自做的点心了。”

赵姨笑着安慰她:“小姐,莫慌,我做的糕点啊,可没有宫里的好吃,现在小姐可是贵妃,日后宫里好吃的可多着呢,吃都吃不完。”

可再好吃,再多,也不是那个熟悉的味道。

沈清檀一脸失落地回房,推开门,见到屋内竟燃着烛火。

内室里,圣上懒懒散散躺在罗汉榻上,听见走动声,略略抬眼,扫过她的脸后,问道:“和赵姨沟通完了?”

“嗯。”

季照临觉出不对劲来,问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“赵姨要走了,”沈清檀低落道,“定是我没有留住人,让她伤心了。”

季照临挑了下眉,他还以为,什么大事呢。

其实把人都喊回来,安排在沈府里,也不是不可以。

偏偏,他就想教她点什么,让她懂点什么,别再那样犯傻。

于是,季照临没多大兴致地道:“噢…”

沈清檀陷在低沉的情绪里,没得到安慰,只好气鼓鼓坐在一张红木团圆凳上。

她撒气道:“我不想回宫了!”

季照临再次抬眼看她。

沈清檀道:“不管你同不同意,我都要在沈府内住一晚,明日再回去。”

“行。”季照临道,正好,他许久没休息过,给大臣们也放一日假,不是不可以。

他传来人,给宫内送了信去,又重新躺回榻上。

沈清檀偷偷觑着他,心想,圣上也是累坏了。

原本要给圣上另外安排一间厢房住,圣上却道:“懒得动了,就睡这。”

沈清檀有种奇妙的感觉,这和在清檀殿内不一样,这一次,是她从小住到大的闺房,突然住进来了一个男人,还要与她并排躺在她从小睡到大的榻上。

两人沐浴过躺下,沈清檀尽管脑子里翻江倒海,沾上枕头,还是立刻就睡熟了。

片刻后,季照临却睁开了眼。

晚上没吃什么东西,现在肚子有些饿,他记忆中就没捱过饿,此刻分外难熬。

僵持了半柱香,季照临起身穿上衣裳,悄悄往外走去。

半夜,蝉鸣声四起,更是有其他窸窸窣窣的动静。

沈清檀正好口渴,朦朦胧胧掀开眼,起床想翻身,却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人,完全翻了个空。

“圣上!”沈清檀惊慌失措道。

意外得到了回应。

沈清檀立马下床,披了件衣裳,往声音来源处走去。

圣上在外室的一张雕花圆桌边上,慢条斯理地用着膳。

沈清檀再往桌面上一看,好几叠色香味俱全的食物,其中两叠已经快要见底,还有两叠糕点,则是完完整整。

沈清檀一看见糕点,立马认出来是赵姨的手艺。

“赵姨做的点心!”她高兴惊呼道。

“虽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,可朕做了就做了,不会羞于承认,”季照临又拈起一个鸡翅,边吃边解释,“朕肚子饿了,于是去厨房里找来了吃的。”

沈清檀思考片刻,问道:“圣上,这两叠点心,为什么没有动?”

季照临噎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你当朕是猪吗?吃那么多?本来就不喜欢甜腻腻的东西。”

实则不然,他看见点心时,闻到那股诱人的香气,已经很想吃了。

甚至动过歪心思,要不要干脆气一气沈清檀,把所有点心消灭完。

可端过来,每次手探向装满点心的盘子,终究还是越过了点心,拿走其他食物。

见了鬼。

沈清檀想明白了,抿嘴笑道:“正好半夜醒来,肚子饿了。”

她坐在圣上旁边,拈起一块糕点,递往圣上嘴边。

季照临一愣,问:“你不是很想吃赵姨做的点心吗?怎么不吃了?”

沈清檀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我虽然是很想吃,可从小吃到大,早已经熟悉了它的滋味,不急,而圣上没有尝过,又比我饿,我想要让圣上先尝尝。”

季照临面无表情另外拈起一块,塞进嘴里,道:“不用了,朕自己有手,会拿。”

他吃进去第一口,神色全然僵住。

沈清檀笑吟吟问:“怎么样?好吃吧?”

季照临再嚼上几口,甚至将一整块糕点吃完,反反复复确认味道。

糕点固然好吃,可不至于让他失态,真正让他诧异的,是糕点的味道。

这味道,居然与他记忆中吃到的某种味道重合了。

他定然是尝过这个味道的,可是在何地,在何时,与何人,却是完全想不起来了。

季照临吃了这一块,没有再吃第二块。

“圣上,是不好吃吗?”沈清檀的话音越来越小,蕴含着满满失落。

季照临装聋作哑,打算把最后一个鸡翅消灭完,就去睡觉。

问话没得到答复,沈清檀只有低下脑袋,默默享用起赵姨的糕点。

明明……那么好吃。

“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在沈清檀风卷残云之际,圣上突然递过来一张纸条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她不明所以。

“你打开来看看,就知道了。”

沈清檀打开看了,发现纸条上记载着很多方子,都是关于糕点的。

季照临道:“是在蒸笼的旁边发现的,就一起带过来了,我只是匆匆扫了几眼,不记得内容。”

沈清檀:“……”

圣上也太小心翼翼了,就算圣上记得,让宫里的御厨偷学了去,也没关系啊。

季照临想到刚才的不回应,大概伤了些她的心,尽量挽回一下吧。

于是,颇有些生硬地说道:“若是你以后想吃,可以吩咐清檀殿里的厨子,做给你吃。”

沈清檀双手放在桌面上,支撑住下巴,望向圣上,笑吟吟道:“不止厨子可以做,臣妾也可以学啊。”

季照临怔然一瞬,甚至想过,他的态度是不是太好,以至于让沈清檀恢复得这般快。

他倒是开始不适应起来了。

沈清檀笑得很甜:“臣妾学来,不仅可以做给自己吃,更重要的,能给圣上吃。”

季照临不自在地别过脸去。

然后,沈清檀抬起了一只手,开始掰着指头数数:“还有春夏秋冬,太后和嬷嬷,朱公公,元辉殿的主事女官……他们都能吃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原来,他只是众多的人之一,没什么特别。

季照临正视她,冷笑了一声。

“圣上,回宫就做,好不好?”沈清檀甜甜问道。

“不好。”季照临生硬回复,看向那张纸条,几乎想给它撕了。

“为什么?”沈清檀不明所以。

季照临:“没为什么,朕早说过,不喜欢吃这些甜腻腻的东西,听不懂吗?”

沈清檀一脸费解,心情再度低落下去。

回门这一日,依旧是完全弄不明白圣上心思的一天呢。

最新小说: 太子对我图谋已久 国舅太难追了 被继妹抢亲之后 闻雀!你的心声我们都听到了 望天妖域 坠落擒网 苏家有女 夺回福运后我赢麻了 我在快穿世界反内耗 无情女配自带盛世美颜[快穿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