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第 11 章(1 / 1)

有了手记,阮夏关于种茶的计划书也进行的很顺利,正好秋收也快要结束,阮国胜领着村里人把粮食都给收好之后,预示着秋收完成。

村民和知青们也可以好好的歇上一段时间,每天天不亮就上工,大家伙看着都瘦了一圈。

何文才这段日子实在太累,也没时间关注阮家的动向,现在空闲下来,就先去村里打听了一番。

阮国胜一直关注着何文才得一举一动,知道他还在打听他们家的消息,心里就愤怒不已,但知道现在还不是收拾对方的时候。

阮夏把计划书写好后,知道秋收完阮国胜就不忙了,打算直接拿给阮国胜看看。

“爹,种茶树那个计划书,我写好啦!”阮夏手里拿着本子,是她之前上学时的。

“我看看。”阮国胜知道阮夏这几天天天去严家,严兴学会制茶他是知道的。

阮国胜翻开本子,阮夏清秀的字迹工工整整的,先是从茶山的历史出发,分析了种茶树的可行性,然后就是种植……

阮国胜越看越觉得惊喜,但越看也越没有信心,里面写的请专家,买茶树……都得有钱有关系。

但是转念又想,这件事要是弄成了,不止他收益,整个茶山村也会跟着收益。

想想这些年村里过的苦日子,而现在有个机会放在他面前,他能放手吗?

答案已经显而易见,阮国胜表情认真的把这个计划书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,觉得自己肯定是要争取的。

“夏夏,我觉得这是个机会,我先去找姜书记聊聊,要是觉得行得通,改天去镇上争取争取。”

阮夏点点头,表示明白,茶山村不是阮国胜的一言堂。

说完阮国胜拿着阮夏的计划书去了姜自明姜书记,这是肯定得先给他说说。

秋收之后,茶山村就下了几场雨,村民们都觉得茶山村的风水好,秋收之后才下雨。

雨停之后,周爱娟就打算带着阮夏去山上转转,雨后估计会有很多野蘑菇。

“夏夏,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去山上转转,你之前不是想采蘑菇嘛,正好,前几天下了几天雨,我估计菌子都该冒头了。”

阮夏写完计划书就没事干了,自然答应,想了想道:“那我们待会叫上孙婶和宝平一起。”

“行啊。”

吃完饭,周爱娟收拾好厨房,换了身衣裳,阮夏拎着一个竹篮子,周爱娟则背着一个背篓。

先去严家,叫上孙春芳严宝平母女俩,虽然没提前说,但是秋收过了,大家基本都在家猫着。

阮夏到了严家门口,先叫人,“宝平,孙婶,在家吗?”

宝平先跑出来,满眼都是喜悦,“阮姐姐,你来啦!”然后又看到周爱娟,“周婶,快进来!”

“宝平,你下午有事吗?我和我娘打算去山里采蘑菇,你们要去吗?”

“下午没事,我想去。”

孙春芳这时候从厨房出来,她刚刚收拾完厨房,“正好,我下午没事。”

两人也换了衣裳,去山里,穿的衣服不用太好,免得被弄脏弄坏,换好之后拿上东西,就和周爱娟阮夏一起往山上去。

周爱娟和孙春芳在前面走着聊天,阮夏和严宝平走在后面,两人看见什么稀奇的植物,都喜欢凑上去看看,但也没落后太多。

到了山上之后,阮夏和严宝平就不再玩了,这个时候,山上还是有蛇虫的,两人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。

周爱娟看见菌子,会摘了教阮夏辨认,大多数都是特征比较明显的,看见有毒的也会让阮夏认一下,免得摘错。

四人没有走太高,基本上就在山腰偏下的位置找菌子,因为刚刚下过雨,所以泥土还是很湿润,没一会儿,四人的脚就泥泞不堪,不过好在出门时,都换了旧鞋子,也不心疼。

雨后的菌子像是刚淋过雨的小伞,大多数顶上还带着雨珠,也有些被雨水给打烂,没办法再要了。

茶山的生态环境没有遭到过破坏,山上的植被群很丰富,雨后,各种苔藓也肆无忌惮的蔓延着。

阮夏走路的时候都小心注意着,怕踩到苔藓滑到,她带来的小竹篮子已经装满一筐了,装满之后,就先给倒进了周爱娟背的背篓里,这是第二筐。

周爱娟看采的差不多,就和孙春芳商量着打算下山,这么大的一座山,也采不完,明天来也是一样。

四人深一脚浅一脚的下了山,满载而归。

到家之后,阮夏帮着周爱娟把采的蘑菇给放到屋檐下,要晒干,才好保存。

阮夏看着这么多菌子,打算晚上就让周爱娟煮一锅鲜菌汤,到时候可以配上玉米饼子,肯定不比鸡汤,骨汤差。

晚上,阮家一家就喝上了鲜美无比的菌汤,阮夏觉得这是自己喝过最好喝的汤,没有之一,可能是菌子是自己亲手采的,也可能是野生菌子太鲜美。

阮国胜拿着计划书去和姜自明商量,姜自明看到计划书的时候都惊讶了,“这,这是你写的?”但是看字迹觉得不像他。

“不是,是夏夏弄得。”阮国胜没打算隐瞒,看姜自明看的认真,忍不住问道:“你咋想?”

姜自明没回答,只是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“你说这要是能成,那咱们村以后肯定不用愁了,要是不成,唉……”

后面的话没说完,但阮国胜知道,其实他们看到的都是失败之后怎样,但是,做事情哪有百分之百成功的。

阮国胜是想干的,“书记,我是想试一试的,做事情怎么可能没风险,我觉得能成的机率更大。”

姜自明一想事情就不说话,沉吟了半晌,“国胜,你要知道,这事最主要在于村里人。”

阮国胜一听这话就知道姜自明不反对,“我知道,当初……唉,不说了,反正我明天先去镇里问问,村里人得让他们先看到好处,之后就好办。”

姜自明看阮国胜心里有数,就不再说什么,“行,这不是一个人的事,明天我跟你一起。”

阮国胜走后,姜自明独自坐在那里想事情,曹映雪进来,就看到丈夫坐在哪里不发一言。

“咋啦?国胜来找你说啥了?”

“没什么,对了,明天我去镇上一趟。”事情还没定下来,姜自明就没提。

说完之后,姜自明又想起来什么,问:“咱小弟是在那个大学?”

曹映雪想了想,“就省里那个农业大学。”

曹映雪家里是镇上的,因为家里有点关系,最小的弟弟拿到了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,现在正在读大学。

第二天,阮国胜早早的就起了床,自然,阮夏也一样,吃过早饭,父女俩先去大队的办公室和姜自明集合。

他们三个人,骑着一辆自行车,阮夏坐在前面的横杠上,虽然说不舒服,但是坚持坚持,要不了多久就能到镇上。

到镇上之后,姜自明和阮国胜带着阮夏,直接就去了镇上书记顾洪的办公室,镇长章宏义正好也在。

“顾书记,章镇长。”姜自明喊人,阮国胜和阮夏都在后面,跟着喊道。

“老姜,你来是有事要说?”开口的顾书记顾洪。

“顾书记,今天的确有事找您,是关于我们茶山村的一些事,想跟您还有章镇长一起聊聊。”

顾洪看了看手表,“行,你们来的早,我正好有时间,老章应该也没事,走,去会议室聊。”

说完,带头出门,章镇长其后,一行人来到了会议室,会议室不大,大约就能坐下十个人的样子。

进门之后,顾洪先坐在中间,然后示意其他人都坐下。

阮夏进来之后,顾洪和章宏义目光都放在她身上,“这是?”章宏义问道,主要是阮夏看着就还是个孩子,不像是来谈事的。

阮国胜连忙道:“章镇长,这是我闺女,这次谈的事跟她也有关系。”

章宏义自然认得阮国胜,但是听他说谈的事情和阮夏有关,就觉得一头雾水。

顾洪也是,但还是没说什么,等都落座了,才开口道:“老姜,说吧,找我们有什么事?”

“书记,镇长,你们先看看这个。”说着,把阮夏写的计划书拿了出来。

阮夏标题写的很直白,关于茶山村种植茶树的计划书,顾洪和章宏义看了标题之后,相视一眼,又继续低头看。

顾洪从头看到尾,第一个想法就是,很详细,很全面,可行性暂不考虑,这个计划书就能看出写这个的人,有点东西。

“这是这位阮同志写的?”顾洪一想,就大致猜到这个计划书和阮夏有关,只是不确定,主要是阮夏看着太年轻。

“对。”

听到肯定答案,顾洪也不意外,只感慨,不能以貌取人啊!

“阮同志,计划书里的这些,都是你自己写的?”顾洪虽然不意外,但是计划书有许多专业知识,还是要问一问阮夏。

“不是的,里面关于茶树的一些专业知识,都是我从一本手记上参考的,那本手记是我们村的一位长辈借给我的,他们家有祖传的制茶的手艺,只是被埋没了……”

顾洪听了也惊讶,“祖传的制茶手艺?”毕竟茶叶在世界上一直都是受欢迎的,能有祖传的制茶手艺,却……

“是的,我今天还带了一些他制的茶叶,一会儿可以尝尝看。”

顾洪直接叫人拿了茶壶茶杯进来,阮夏把茶叶拿出来给顾洪看,顾洪平时就好这一口,看茶叶成色,就知道不差。

等到茶叶冲泡开之后,一股茶的清香,带着淡淡的涩味,顾洪先是闻了闻,然后才浅尝了一口。

“这茶叶是?”顾洪觉得这茶叶有些不同。

阮夏:“是野生茶树上摘的。”

“怪不得,入口还是有区别的。不过茶叶还是挺不错的。”

章宏义不懂茶,只觉得喝到口里都是一个样,但看顾洪的表情,就知道他没在客气。

顾洪看了计划书,不用阮国胜和姜自明开口,就知道他们的来意,顾洪调到这里已经三年了,觉得这或许也是他的一个机会。

想了想,开口道:“老章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章宏义知道顾洪这么问,就代表他没意见了,章宏义自然不会跟他对着干,也知道这事成了,对他也有好处,“我觉得可以试试。”

顾洪点点头,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老姜,老阮,有什么要镇里帮忙的,尽管开口,能帮的,镇里都尽量帮。”

阮国胜,姜自明,阮夏一听,就知道,这事,成了。

最新小说: 雄鹰一般的女人不需要谈恋爱 警界新星今天也在狂刷犯罪值 变身绝世美女怎么办? 六零年代养娃日常 蹈火[港岛恋人1988] 作精太太也要带崽 我有一个恶女群 青诡 术式是Cosplay 还我男频人生(女尊)